【傾訴者】敏鈺女 32歲【時間】2月19日【方式】QQ聊天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有故事的人請撥打記者電話:彭艷18638572779周莉13017656681
  牽手不易心很亂,就像我如今的生活一樣一團亂麻。我已經決定要和老公健柏離婚了,等到把他家的房子蓋好後就去辦手續。可是離婚後,和岩哥在一起的生活真的適合我嗎?會幸福嗎?我的心裡滿是問號。和老公健柏能走到一起其實也挺不容易的。我們是初中同學,那時就彼此心生好感。1999年,我們初中畢業。之後,我就沒再上學,去了廣東,我家人從1993年起就一直在那邊做生意。健柏家裡很窮,他媽有抑鬱症,需要常年吃藥。那一年,健柏也不再上學,跟著他表哥出外打工,誰料卻在火車上和他表哥走散了,還下錯了站。當時健柏身上只有10元錢,他沿著鐵路走了3天,後來終於在一個建築工地落腳,做了一名小工。安定下來後,他借錢往家寄了封信,留下的地址是黃江。他表哥就是帶著這封信來找我的。之後我找遍了黃江大大小小的工地,還去過當時的幾個收容所,可都沒找到健柏。後來我才知道,他在黃江沒待多長時間,就隨工頭去了樟木頭。在那裡他認識了一個朋友,那個朋友的姐姐在廠里工作,他寫了封信托朋友姐姐代發。順著這封信我終於找到了他。再後來,我把健柏帶回了我家。隨後幾年,健柏一直在我家幫忙。他性格內向,不太懂得人情世故,我父母不是很喜歡他,好幾次我父親要趕他走,他也賭氣離開過,但是他真的很愛我,每次過不了幾天就又回來了。時間長了,後來我們又有了大女兒,我父母也就逐漸接受了他。可是時間長了,一種倦怠也漸漸地在我心裡滋生。友情過界和岩哥是2009年在一個老鄉群里認識的,他家和我家是鄰縣,兩家距離不是很遠。那個時候他剛和相愛6年的女友分手,情緒非常低落,而我適時地出現了。他每天痛心地訴說,我每天靜靜地傾聽,從網聊到通電話,後來我們又見了面。剛開始我們都天真地以為這是純潔的友誼,如今和我一起回憶起那段日子,岩哥說那時他從來沒想過會和我走到一起,更沒想過讓我離婚,只是希望我每天和他打打電話,每個月見見面,可是後來身不由己,一發不可收拾。那段時日,我在深圳工作,而岩哥在廣州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每個周末,我都會抽出時間去廣州找他,在他工作單位附近的肯德基里等他,等他空閑時和我說上幾句話,真的只是幾句話,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在看他工作,透過肯德基寬大的玻璃窗就能看到對面他在忙前忙後,他也能看到我靜靜地坐在那裡望著他,等到6點鐘他最忙的時候,我也該離開了。有時候岩哥也會來深圳看我,晚上9點半下班,坐最後一班車,到深圳10點半,我陪著他吃飯、喝酒,聽他講那些已經說了無數次的有關他前女友的故事。當然,有時我也會跟他說說我的婚姻、我的生活。那個時候,我的婚姻已經出現了危機,我愛上了一個網友,那個網友也喜歡我。健柏一直在東莞工作,對此毫不知情。我卻把這些都告訴了岩哥。岩哥常勸我要以家庭為重,網戀太虛幻,應及時抽身。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想法,之後每次去見那個網友,我都會跟岩哥提前說一聲。記得有一次那個網友過生日,請了很多熟悉的網友一起玩。那天我也去了,去之前照樣撥通了岩哥的電話。聽到我又要去見那個網友,電話那端岩哥顯得有些生氣。他問我,如果那個網友要帶我去賓館,我會去嗎?我說會。然後他就沉默了。那天晚上岩哥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打來好幾次電話,因為他一個接一個的電話,那個網友誤會了我和岩哥的關係,吃過飯後,他沒有送我回住處,把我丟到附近一家賓館就走了。網友走後,我一直哭,哭完撥通了岩哥的電話。他問清楚我的位置,叫了深圳的一個朋友開車來找我,並把我送回了住處。後來在岩哥的日記中我看到關於這一夜他寫下了這樣一段話:“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一直在喝酒,心情很憤怒,很想衝到深圳殺死她。”從那天起,我和那個網友再也沒聯繫過,反倒和岩哥的聯繫越來越多,幾乎一有點時間我們就會通個電話,聽聽彼此的聲音。後來有一次岩哥不小心摔倒了,晚上7點下班後我跑去看他,就在那晚我們發生了關係。也說不清當時出於一種什麼心理,我給之前那個網友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在別人的床上。這件事成了岩哥的心結,每次吵架時他都會提起這件事,說我不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複網友。糾纏不清那晚之後,我和岩哥拉拉扯扯了四年。四年中我們提過無數次分手,試圖不再聯繫,可是最終誰也做不到,分分合合,直到如今還是糾纏在一起。2011年,我懷孕了,7月我回了老家,之後和岩哥的聯繫少了許多。小女兒出生那天,我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岩哥打電話,可電話那端他說話卻支支吾吾,後來我才知道,我回老家後沒多久,岩哥就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孩,並且過年時帶回了老家,買了房,領了結婚證,還計劃買車,這一切讓我很受傷,因為之前我一直勸他結婚,他一直拒絕,說不想愛著我卻和別的女孩在一起。可是言猶在耳,我暫時離開他不過兩個月,生下的還有可能是他的孩子,他卻和別的女孩同居,繼而閃婚,這讓我情何以堪。賭氣之下,2012年2月,我拉著健柏也去領了遲到多年的結婚證。為了報複岩哥,我還在網上曬了我們的結婚證。我以為我和岩哥這一次徹底結束了,可沒想到卻是陷得更深了。生下小女兒後,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健柏以為我是天天在家悶的,建議我出來找份工作,之後我就來了鄭州。雖然是河南人,但我還是第一次來鄭州。在這邊的日子里,岩哥又跟我恢復了聯繫。那時我在鄭州,他在廣州,每天下班後他都會給我打電話,噓寒問暖一番後才回家。岩哥老婆雯雯的出現讓我措手不及,她看到了我和岩哥的聊天記錄。因為心中有鬼,第一次接通她的電話後,後來一看到她的手機號我就心慌,再也不敢接。除了給我打電話外,雯雯還沒收了岩哥的手機,跑到岩哥的公司大吵大鬧,到處散播岩哥和我的曖昧關係。雯雯這番鬧騰將岩哥越推越遠,後來她用盡了各種辦法,說謊、耍橫都沒能輓回岩哥的心。他們離婚了。剛離婚時,岩哥的心情很差,他認為我是造成他離婚的罪魁禍首。拿著離婚證和我視頻聊天的時候,岩哥的眼神和語氣讓我心生恐懼,我害怕這樣的岩哥。但是看著他痛苦的樣子,我又心疼不已。那段時間我詛咒自己不得好死,深深地傷害了兩個男人,對不起岩哥,更對不起我的老公。對於我和岩哥的事,健柏一直毫不知情,或者也有過懷疑,但他選擇了信任。去年,有一次健柏來看我(當時我們沒住在一起,他住公司宿舍),幫我收拾房間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岩哥給我買的藥,這些藥是從廣州寄來的,裡面有一封信,因為我不喜歡吃藥,所以沒有打開藥盒。健柏質問我和岩哥的關係,我當然不承認。我們爭吵了幾個夜晚,多年的感情使得兩個人最終相互妥協,之後健柏從公司宿舍搬出來和我住在了一起,我和岩哥的聯繫暫時中斷。左右為難後來,岩哥也來了鄭州。在廣州待久了,習慣了工廠里的生活,突然到了這個商鋪遍佈的城市,我們找不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沒有學歷,沒有銷售經驗的岩哥在經歷了無數次的碰壁後,最終和我一樣也選擇了做二手房中介。在鄭州的兩年裡,我做二手房中介沒有賺到錢,還倒貼了許多房租。岩哥邁入這行時信心滿滿,畢竟他年長我幾歲,但是結果他也和我一樣,生意很不好做。沒有業績的岩哥心情更是一落千丈,時常發脾氣,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可是誰來理解我,我的心事從來不敢對別人說,包括我的父母、姐弟,甚至最好的朋友。如今,夾在兩個男人之間,我左右為難。岩哥逼著我和老公離婚,我跟健柏提了,但他不同意,以要幫我把身體調養好再離為由一直拖著,平時對我則更加體貼,從不讓我做家務,每次回到家都是做好飯等我,吃完他來洗碗,然後放水給我沖涼,甚至衣服也不讓我洗,一手包攬。後來,出於愧疚吧,去年10月,我主動提出要我家人拿出錢來把健柏家的房子翻蓋一下,等房子蓋好後再去辦離婚手續。但是因為家裡的錢一直很緊張,所以事情又是一拖再拖。可岩哥這邊已經等不及了,吵架成了我們的家常便飯。我和健柏在一起十幾年幾乎沒吵過架,生氣的時候怕傷害對方,所以總是沉默,但是岩哥不同,他生氣的時候勢必要發泄出來,扇自己的臉,摔屋裡的東西,甚至有一次拿磚要砸我。今年,我讓老公留在了老家,一個人來鄭州後就和岩哥住在了一起,可是每天我們都會吵架,然後擁抱、痛哭。有時候我也會問自己和岩哥一起生活會幸福嗎?答案我真的不確定。岩哥待我好的時候是真的很好,但跟我吵起來時也是驚天動地。離婚後岩哥手裡沒有錢,還總是要給我買東西,以至於如今房租都快交不起了,然後他又把責任推到我身上,沖我發脾氣,說為我才弄得這麼狼狽。我和他玩的時候很開心,可吃飯總是不對口味。不知道都說了些什麼,心真的很亂很亂。
  記者手記
  人人都有愛與被愛的情感需要與權利,但是,人人也都應當牢記,生活不僅僅需要情感,有時,我們奔騰激越的感情需要一根韁繩來約束,這就是責任。而今天故事中的主人公敏鈺和岩哥恰恰缺少這種責任感。混亂的情愛容易讓人迷惑,久而久之,真正的愛情應該是什麼樣子,反倒不知道了。感情出軌者通常喜歡給自己找藉口,但再完美的藉口,也抵不過一個不爭的事實:你的本意是尋找幸福,其實是離它越來越遠。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游走於圍城內外我的生活亂成麻)
創作者介紹

裝潢

bp05bpxz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