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培瑩
  “媽媽,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你都好幾天沒回家了,爸爸做的飯一點都不好吃,我想你。”“乖,媽媽忙完手頭的工作就回家了,你要好好聽爸爸的話。”接完女兒打來的電話,趙紅不假思索又全神貫註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剛和同事從外地調查取證回來,還沒來得及歇歇腳的趙紅又被科長安排和同事一起參與另一起受賄案件的偵查工作。這一次,她的任務是訊問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錢某是一個從事多年領導工作的副局長,見訊問他的是一名女檢察官,錢某很是不屑。不但矢口否認受賄,還神氣十足地大擺多年來的工作業績和對局裡的貢獻。他拍著胸脯保證自己是廉潔的,聲稱一定是他在工作中堅持原則得罪了某個人,這個人出於報複心理故意陷害他,希望檢察機關務必實事求是還他清白。錢某若無其事地和趙紅套近乎,告訴趙紅和她的同事若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一定會不遺餘力。
  已經認真看過證據的趙紅不動聲色地聽著錢某的“豪言壯語”,耐心地沒有打斷他。從事反貪工作四年來的經驗告訴她,對付錢某這種心理素質過硬、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人,要欲擒故縱,得先讓他把想說的話說乾說凈,等他慢慢卸下“武裝”,再適時拋出有力證據,令他措手不及。終於,滔滔不絕半個多小時後,感覺自己已經獲得趙紅信任的錢某終於沉默了下來,趙紅趕緊給他遞上一杯茶水。喝完茶水的錢某果然又放鬆了許多,居然還給趙紅他們講起了笑話。
  “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某工程建設有限公司項目副經理張某到你辦公室找你,當天你在建設銀行就多了一筆6萬元的定期存款,你能說說這6萬元的來源嗎?”趙紅出其不意地發問。還沒回過神來的錢某不覺一愣,臉頰頓時漲得通紅,額頭上冒出細細的汗珠。不過,他很快便恢復平靜,辯稱那筆錢是他和妻子一年工資的結餘。但當趙紅緊接著拋出書證時,錢某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他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檢察官不可小覷,他不知道趙紅手頭還有多少“炸彈”,在翻來覆去地思想鬥爭和內心苦苦掙扎煎熬後,自覺沒有退路的錢某不但交代了接受張某賄賂6萬元的犯罪事實,還交代了檢察機關尚未掌握的其他三次受賄犯罪事實。趙紅看了看表,已經晚上10點多了。
  “科長,我的任務完成了。”趙紅如釋重負地來到科長辦公室。“小趙,你好幾天都沒回家了,快回家去吧!剩下的工作明天再接著做。”科長親切地對趙紅說。趙紅趕忙收拾好東西拖著疲憊的身體往回走。
  走在回家的路上,抬頭望瞭望天上的明月,趙紅這才感覺到自己回家的心情竟是那麼的急切。仿佛看到了女兒給她打電話時那期盼又哀怨的眼神,趙紅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自幹上反貪工作這幾年來,只要一上案子,加班加點、說走就走甚至連續多天不回家已成家常便飯。而趙紅不在家的日子,女兒由一開始的哭鬧也慢慢變成後來的無奈,一種對女兒的愧疚感頓時涌上趙紅的心頭。她欠女兒的實在太多。想著想著,趙紅的眼睛竟有些濕潤了。她知道,等她趕回家裡,女兒可能已經睡著了,但她明早一定要給女兒做一頓香噴噴的早餐。
  (作者單位:陝西省寶雞市陳倉區檢察院)  (原標題:檢察院的媽媽)
創作者介紹

裝潢

bp05bpxz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